【来稿】古华特钟达希的家乡荷兰属地库拉索逆境创奇迹

这个荷属小岛上周六于美洲金杯中,凭燕豪芬2号门将艾莱尔隆姆连番扑救,以1:0击败了洪都拉斯。库拉索首次在此项杯赛中全取3分之余,并将曾于2010及2014年打入世界杯决赛周的对手送出局。只要他们最后一场在牙买加身上取得分数,就有可能首次出线淘汰赛。这可是古华特于2015-2016年执教时都未曾取得的成绩。

库拉索稍为有能力的足球人才全都送往荷兰,近年就有钟达希、前纽卡素球星安尼达等,足球产业自然也难以发展,取以代之的经济支柱则是旅游业及石油相关产业,并成为一个有名的避税天堂。虽然与听起来与区内部分岛屿无异,但库拉索离委内瑞拉海岸只有约60公里,就使这小岛近月成为区内政治的热点,并令人寻回其大起大跌的历史。

深受邻近大国影响的小岛

鉴于委内瑞拉的政治形势不断恶化,荷兰政府就宣布将库拉索订为委内瑞拉人道救援物资的「物流中心」,并希望委国能接受物资,以解决国内的人道危机。而委内瑞拉的国民则在这段期间逃离缺乏日常生活所需的家园,除经陆路进入哥伦比亚及巴西等国外,亦有部分逃往库拉索及邻近的荷属岛屿。

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虽然宣布封锁与库拉索的海路边境,但仍然无阻国人用脚投票,导致库拉索等地人满为患,无力处理众多难民庇护申请。国际组织「难民国际」(Refugee International)于今年4月发表的报告就指,库拉索曾「拘捕、拘留及遣返」寻求庇护的委内瑞拉人,并指其接待难民的状况「可能是美洲最差」。该报告估计目前有约1万至1.3万名委内瑞拉人在库拉索。

虽然荷兰政府在2月已表示会为寻求庇护的委内瑞拉人,提供公民身份及其他支援,但其实这对他们来说也可能只是杯水车薪。库拉索的近年经济不景,境内炼油厂再得不到委内瑞拉的原油供应,失业率高企,其外汇储备更只能支付多两个月的入口量。要在此刻接收大量难民,库拉索明显力有不逮。

无法逃脱地区局势

在库拉索的历史中,委内瑞拉带来的风暴也非此人口只有16万人的小岛,第一次经历的政治问题,甚至它的起起落落一直以来都与外部势力有关。

由于库拉索的地理位置不在风暴带内,因此当地是当年大西洋贸易路线上一个非常可靠的港口。荷兰于18世纪的文件更称库拉索是该国「西印度唯一安全的港口」,鼎盛期能同时停舶300首大型船只,可见当时库拉索的重要性。优越的地理位置令这个土地贫瘠的小岛由最初的不受殖民者重视,演变成区内的贸易中心的主要原因。

于1675年成为自由港的库拉索当时最主要的商业活动是贩卖黑奴,库拉索出产的黑人荷兰球员的祖先,就是在此历史大势下定居库拉索。各国商人从非洲买来的奴隶库拉索拍卖,运往中南美洲及其他加勒比殖民地。而西班牙帝国在美洲大陆得到的银、可可豆及烟草等商品,亦会运送至库拉索,然后直接横越大西洋送抵西班牙。

后来西班牙殖民地因18世纪初的战争问题不再与库拉索贸易,他们就转与法国殖民地交易,并产生依赖。最终在法国在区内最重要的殖民地海地于19世纪初独立后,库拉索就失去了资金来源并逐渐衰落,19世纪中荷兰禁止贩卖黑奴后更直接将库拉索经济打入谷底,直到当地开始处理委内瑞拉的石油才好转,中间经历约一个世纪。

导致小岛大起​​大跌的因素几乎全是外围政治,库拉索人处理手法往往是归边,最终全盘失败,导致当地几乎有能力的人都搬到荷兰生活,做就了一代代的「库拉索裔荷兰国脚」。曼联新星钟达希就是在库拉索被发掘,于8岁就飞往荷兰到飞燕诺踏上职业球员之路。他甚至在访问中表示到阿姆斯特丹机场后遗失行李,连球鞋都失去,只能对飞燕诺职员说「我现在一无所有」。

视队友普巴为学习对象的钟达希,现在已为家人带来富足的生活并搬到曼彻斯特,但现在库拉索人却要面对委内瑞拉崩溃的残酷现实,库拉索的经济恐怕又要沉寂一段长时间。至于足球方面,美洲金杯的佳绩似乎还需靠阿积士、飞燕诺等荷兰大会青训去延续,或许尚未得到荷兰征召的钟达希,有一天会穿上代表库拉索的蓝色战衣,于北美战场上竞逐荣耀。

Leave a Reply